墨色紅星

【Stucky】何以為家(01)

梗概:退休的美國隊長在公路旅行途中撿到一個男人和一個仿生人。


說明:MCU混底特律半AU。時間點在復三過去很多年。


警告:沒有深刻的生命議題描寫,目標是邊旅行邊談戀愛(希望)。Kara線的角色可能會出來串串場。Ralph也是本篇主要角色之一。時間線搶救中。


突然間有個腦洞就默默地寫了,想看冬哥帶Ralph玩!



正文


STEVE

一支手機,一個包,一紙畫滿標記的舊地圖。

Steve握著2025年出產的老車的方向盤,看著窗外的雪花被風拍散在玻璃幕上。

夜色漆黑,漫天飛雪在車燈的光束中折射出燐光,像是舞動的亡魂。道路往燈光末尾延伸,沒入遙遠的黑暗看不見盡頭。

他已經連續開了好幾個小時,血清讓他自暈車與肌肉酸痛中倖免於難,但就也只是這樣。

如今,英雄的時代早已過去,那個由他開啟的世代在他沈眠海底時如煙花迸裂,在世人眼中炸成一片絢爛而短暫的圖像。

而他——Steve Rogers,世界上第一個超級英雄,國家意象的象徵——在冰海中錯過最璀璨的年代。

耳邊傳來震動的聲音,Steve瞄了一眼副駕駛座上亮起的手機螢幕。

那是一支古老的按鍵式手機,相同型號已經停產許久,畫面顯示有人正在撥打他的號碼。Steve沒有理會,螢幕亮了十幾秒,隨後黯淡下去,轉變為最新一通的未接顯示。

打來的人不外乎是Sharon或是Natasha。Tony不會紆尊降貴地做這種事,即使這支手機還能使用的唯一原因得歸功於Stark工業的奇蹟。

Steve已經停止和其他人聯繫好一段時間了。他會定時幫手機充電,只為證明自己還活著。疲憊感長久地啃食著他的心。他在英雄時代落幕之後又多掙扎了十幾年,最後他不得不接受——世界已不再需要美國隊長。


2020年,Steve被人從海裡打撈出來,恰逢外星狂人彈指灰滅半數宇宙生靈的兩年過後,人們開始對無能為力的英雄感到失望。

當時,破碎的社會需要重建,而非一群正義的打手,一小波的聲浪甚至開始指責那些精疲力竭的英雄是引來毀滅的禍害。

日復一日,人們對英雄凌駕法律之上的行為愈發無法容忍,媒體的焦點也從日漸沒落的英雄身上轉向新科技的發展。具有前瞻性的公司開始量產替代性勞動力——仿生人,用以填補人力缺失的一塊。

無人機遍及大街小巷,區域性的犯罪行為逐次遞減。

至此,英雄漸漸退出歷史的舞台。

在拆除最後一座地圖上的Hydra基地後。Steve向Sharon提出辭呈——當時那個女人已經待在神盾局局長的位置上好多年了,同時身兼政府與註冊英雄間的橋樑。

她批准了Steve的請求,畢竟美國隊長不是第一個選擇退休的英雄。

早在Steve開口好幾年前前,退休的復仇者聯盟前領導人Tony Stark曾這麼對他說:「……如果我早十年認識你,說不定我會挺煩你的,你知道,你就像是個老爹。但不得不承認——隊長,你確實比我更適合領導整個團隊,和你合還滿愉快的。只可惜,你看,我太老了,光是要我再套上那身鋼鐵衣都讓我的脊椎老疼——沒有任何影射你的意思,別介意——我只是想說,接下來的一切就交給你了。」

然後那就像在瓶罐上開了第一個口,瓶中的水在不知不覺間逐漸乾涸。曾經的英雄們一個個離開,到最後,留在原地的只剩下Steve和Natasha。

他還記得那天離開以前,Natasha給了他一個溫柔的擁抱,就像幾年以前她將冬日士兵的檔案交到他手上那天一樣。

「你盡力了,Steve,我們全都已經盡力了。」Natasha說。

現實中的Steve閉起眼睛,搖了搖頭。

他永遠都不該再想那些散落在實驗台上的血肉。那些他曾經僅差一步卻永遠失去的東西,那些追逐著他的記憶幽魂。

睜開眼,Steve的瞳孔一縮,他猛力踩下煞車。有什麼東西突然出現在頭燈光束中——是一個人,像頭驚慌的鹿突然竄上路面,傻愣愣地呆住了。

車頭在撞上那人的前兩秒及時煞停。Steve驚魂未定地對上對方的視線。

在蒼白的燈光下,那人看上去白的就像個幽靈,他的金髮近乎透明,左臉凹陷變形,上頭佈滿縱橫交錯的傷痕,他批著一件破爛的外罩衣,右額角一顆圓形燈飾正泛著黃光。

——仿生人。Steve想,為什麼在半夜的公路上會出現仿生人?

那名仿生人神情驚恐,偏著頭間歇性的抖動,Steve增強過的聽力勉強聽見它的喃喃自語:「⋯⋯Ralph攔到車了⋯⋯Ralph必須請求協助,不然James會死掉⋯⋯但是人類不好,人類會傷害Ralph,該怎麼做,不能James產死掉⋯⋯」

Steve這才注意到在燈光邊緣,有一團漆黑的物體躺在地面上。他拉起煞車,打開車門。仿生人看著他走出車廂又嚇了一跳,從兜裡掏出一把生鏽的小刀指向他。

「別緊張,我只是看看。」Steve攤開雙手表明自己沒有威脅。

在仿生人緊張的目光下,Steve繞過車頭走向路邊的物體。憑著微弱的照明,他辨認出那個東西其實也是個人,在下雪的夜裡只穿著一套薄夾克與牛仔褲,頭頂戴的鴨舌帽歪倒在旁邊的地面。他蹲下身,撥開遮住對方臉孔的暗色頭髮,底下是一張戴著黑色口罩的蒼白臉孔。

Steve將手放上對方的額頭,掌心傳來的溫度低得驚人。他輕輕撩起對方額角的髮絲,沒有看到旋轉的燈飾。

他轉過頭,對仿生人說:「他的體溫太低了,他⋯⋯是你的主人嗎?」對一個長得像人類的對象這麼說讓他覺得有些尷尬。

仿生人仍舉著刀,用神經質的語氣說:「James不是Ralph的主人,James是Ralph的⋯⋯Ralph得要照顧他,但他不知道該怎麼照顧人類⋯⋯」

Steve皺起眉頭。仿生人的話毫無邏輯,但至少它說明了眼前倒著的確實是人類,而體溫這麼低對一個人類而言可說是致命的。

Steve回頭將車的後門打開,走過去將人打橫抱起放入後座,「車裡的暖氣會讓他暖和一點。」他對著有些不知所措的仿生人說。

Steve從前座的包裡取出一個保溫瓶——幸好即使是他也不想在這樣寒冷的天氣喝冰水。他伸手想把男人的口罩移開。

一隻手緊緊握住他的手腕。

他抬頭對上一雙冰冷的灰藍色眼睛。

「你想幹什麼?」那人醒了,眼神迷茫,用一種低沈沙啞的聲音質問。

「你太冷了,我只是想讓你喝點熱水。」Steve解釋道。

男人防備地後退,手上的勁道大到讓Steve的手腕生疼。

「我不需要,」男人說,眼神四下打量,「Ralph——」

「Ralph在這裡!James,你沒事了嗎?」仿生人匆忙擠到Steve身邊,探頭往車內瞧。

「我沒事,這傢伙是誰,他想要傷害你嗎?」

Steve覺得自己的手腕大概得留下點瘀青。

「我沒有,」他反駁道:「他在半夜跑到馬路上,我的車差點撞上他,你剛剛倒在路邊的樣子嚇壞他了!」

男人的眼神空洞了一瞬,然後無視Steve,直直望向那個名叫Ralph的仿生人,「他說的是真的?」

「對,Ralph攔下這個人類,你剛剛不會動了,Ralph、Ralph不知道該怎麼辦。」

男人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著Steve,像是評估獵物的狼,Steve只能擺出最誠摯的表情。

良久,男人放開他的手。

「好吧⋯⋯抱歉,」他說:「但我們不需要你的幫助,忘了你曾經見過我們。」

說著,他試圖撐起身體,接著無力地跌回椅墊上。

Steve有些擔憂地望著他,「我想我不能同意,你幾乎失溫了,把你丟回路上會要了你的命的。」

男人張口想要抗議,Steve搶在他前面開口:「離這裡最近的旅店還要至少還要五英里,你的仿生人——Ralph對嗎?」他轉頭看向身邊的仿生人,「你有辦法至少讓他在途中保持溫暖嗎?」

Ralph有些無助地搖頭,「Ralph不知道⋯⋯」

Steve回頭面對車內的男人:「我能載你們到下一個旅館,車裡有暖氣,保溫瓶裡也有熱水,能讓你舒服一點。我不能就這樣把你丟在雪地裡等死。」

「我他媽的說不必——」男人仍掙扎著起身。

下一秒,像慢動作一般,在Ralph驚恐與Steve錯愕的目光下,男人往後一倒,整個人癱軟在椅墊上,再次失去意識。

Steve嘆了口氣。他將男人調整成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,轉頭望向已經嚇呆了的仿生人。

「聽著,我只是想幫忙。你看,我只有一個人,你可以在一旁盯著我。我保證,到下一個旅店後如果你們決定離開,我不會阻止你們。」

仿生人面無表情,像毒癮發作般不住抽動。

Steve從車門邊讓開,盡可能溫和地開口:「你要一起上來嗎?」

Ralph仍緊緊握著刀。想了一下,他戰戰兢兢地爬上後座,坐到昏迷的男人身邊。


TBC(


基本遵循MCU的大事件,只是沒有美國隊長(個人)和內戰。

评论(2)
热度(34)
  1. 长生翼墨色紅星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文散
©墨色紅星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