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色紅星

【Stucky】何以為家(02)

梗概:退休的美國隊長在公路旅行途中撿到一個仿生人和一個男人。


設定MCU混底特律半AU,時間點在復三過後很多年。


前文:(01)


唔唔我也想要快點進入談戀愛的環節!抓頭.jpg



正文


STEVE

增加兩名乘客並沒有讓車廂內增添任何熱鬧的氣氛。從照後鏡望去,Steve能看見仿生人飄移不定的眼神。每當對上視線,對方就會偏過頭,轉而盯著鏡面邊緣昏迷的男人。

光線暗淡,偶爾閃過的路牌將車頭燈光映射在乘客臉上,仿生人的臉看上去慘白得近乎透明。

Steve自認對這種高科技產品完全一竅不通,但那台機械看上去就像是在努力逼自己鎮定下來,在他沒有傷痕的半邊臉上,連肌肉運動都和人類相差無幾,而那個表情對Steve來說並不陌生。

它讓他回想起阿扎諾的集中營。

剛從實驗台上解開Bucky的束縛,他也是滿心擔憂,深怕一不留神就會失去對方的呼吸。儘管他的心臟已經重重地撞在肋骨上,他不能表現出來,他面臨的情況不允許他軟弱。

他在穿過不斷引爆的儀器堆時默默握上Bucky的手。從掌心傳來的溫度溫暖而真切,就像是錨,讓他險些失控的心能停留在原地,繼續跳動。

當時天真的他以為自己能永遠抓住對方的手。

Steve深深吸氣,將那些想法壓回心底。

他又瞥了一眼照後鏡中的畫面,隨後將眼神放回前方仍舊黑暗的道路上。

 

 

四十分鐘後他們到達Steve口中的旅店。

旅店門口用發光的大字寫著不服務仿生人,Steve直接無視了它。他熟練的在櫃檯辦好入房手續,然後回到車上招呼他的乘客。

昏迷的男人很容易解決,倒是仿生人就像隻焦慮的守衛犬,Steve花了點時間才勸服對方幫自己將人弄到室內。他將男人放到床上並裹進棉被。

隨後,留下仍處於高度緊繃狀態的Ralph,Steve獨自一人走出房門。

 

 

穿過露天的中庭,Steve往櫃檯與販賣部所在的建築走去。

雪飄落在他肩上,鋪成一張薄薄的絨毯。這又觸發另一幕回憶場景。Steve想起他和Bucky並肩站在懸崖上,遙望遠方疾駛而來的列車。

他盯著肩膀上的雪,思緒難以控制地繼續沉往更深的地方。



那是他甦醒後的三個月,他終於接受成為復仇者的一份子。當晚,負責照看他的Natasha為他帶來一份文件,上面的標註參雜英文與俄文。她告訴他那是有關Barnes中士的資料。

「我不確定你是否想看到這個,」黑寡婦用她一貫冷靜低沈的語調說:「但我覺得我有義務把它交給你,Steve,這是你應得的權利。」

語罷,一向高傲的女間諜走向他,給了他一個溫柔的擁抱。她在他耳邊低語:「相信我,我們已經盡力了。我把它交給你是因為既然你決定加入我們,早晚你都會知道這件事。只是——Steve,有句話你得聽我的,當你該往前走的時候,你就得往前走*。沈湎於過去的記憶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。」

——但是他又怎麼能夠輕易放下?那是他的朋友、他的兄弟、他的……Bucky**。

資料中簡明地描述Barnes中士從火車上墜落之後遭遇的折磨。實驗、洗腦、被迫成為身不由己的暗殺者。跨越數十年,冬日士兵成為歷史戰場上的傳奇。

然後是2014年的洞見計劃。

九頭蛇滲透神盾局,啟動航母對準備清除數千萬人的性命。黑寡婦自願登上航母中斷發射程序,途中遭遇冬日士兵的阻礙。

Natasha最終仍一如既往地完成了任務,但墜落的航母帶著機上的乘客一同墜入河中。大家都以為黑寡婦殉職了,沒想到,在警方例行性的搜索河岸時發現了躺在岸邊的女特工。

文件中記載著黑寡婦事後的供詞:「我認得他,他是我在蘇聯受訓時的教官。他在航母墜毀時維護了我,我記得他把我拖到河岸上。」

緊接而來便是一連串的搜索,其中幾乎一半以上的任務報告署名者都是Natasha Romanoff。他們從美國本土追蹤到羅馬尼亞的小鎮,找到冬兵藏匿的安全屋。

只可惜他們仍晚了一步。

冬兵曾生活過的小套房像是歷經一場大戰,室內瀰漫著煙硝和鮮血的氣味。他們檢查了房內的所有痕跡,最後得出結論,九頭蛇趕在他們前頭回收了冬兵。

而在那之後的紀錄成了Steve揮之不去的噩夢。

在吃了幾次悶虧後,不甘示弱的黑寡婦追尋破碎的線索一路往上,最終他們找到存放冬兵的基地。只不過,在追尋鬼魂的這條路上他們似乎總在遲到。

當Natasha打開基地的大門,在她面前的是一張血肉模糊的實驗台。四周散落著陳舊的血漬和肉末,角落甚至還堆了幾根疑似殘肢的斷骨。

資料中的畫面太過震撼,當時的Steve只能整個人愣在那裡。

但真正擊垮他的是照片底下,Natasha的註記——

據資料顯示,冬日士兵被判定為廢棄資產,轉移給研究部門處理後已確認銷毀。

他甚至不能怪Natasha為什麼這麼晚才把資料交給他,因為那又有什麼差別呢?Bucky死在他醒來的四年前。孤單、恐懼又痛苦的死去,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沒有抓住對方朝他伸來的手。

Natasha或許是對的,沈湎於過去不會帶來什麼好結果,但Steve Rogers從來就是那副固執的臭脾氣。在那之後,除了作為復仇者的責任,他幾乎將所有的心力全放在搗毀九頭蛇的殘餘。不是他不信任Natasha的能力,只不過——或許——仍還有那麼一絲希望,能得到一個不一樣的結果。

直到他拆除了記載上最後一處九頭蛇基地,Steve站在基地的斷垣殘壁之間,獨自一人任由塵埃揚起而又歸於平靜。

晃了個神,Steve回到下著雪的中庭。

那些回憶一向都被好好的收在他的腦海最深處,只是不知為何今日又無法遏止的翻騰起來。

他邁開步伐,繼續走向販賣部去尋找他所需要的東西。

 

 

提著買回的物品,Steve推開房門。房內仍和他離開時一樣安靜,昏迷的男人還維持著一樣的姿勢躺在床上,仿生人不見蹤影。Steve聽見浴室傳來一些動靜。

他把東西放到桌上,從塑膠袋中取出剛買的保暖袋,打開搓揉,並將它們放到男人的頸側和胸口。他用電水壺燒了些熱水,泡出一杯冒著白煙的熱可可。

Steve將男人扶成半坐姿,伸手取下對方的口罩。


TBC


* When you got to go, you got to go.

** Your pal, your buddy, your Bucky.

紀念在這個未來無法出場也可能死透了的叉叔。

评论(7)
热度(35)
©墨色紅星 | Powered by LOFTER